东方晓

【楚留香|武云 】三


武云!!!

啊啊啊啊啊啊!我更文啦!!累死了!!

不过放心~不会完结哦~我还有小伙伴们没出场呢~

吃粮吧~

渣文笔……求轻喷~





江南 芳菲林

        “晨晓姑娘,我们到了。”江子云下马,向东方晨晓伸出手说。她把手放在道长的手上借力下马,虽然还是很害羞,但是她已经被周围那芳菲林的美景吸引住了。
 

      江子云看着她那兴奋到快要放光的眼睛,不禁失笑,“姑娘且跟我来。”说着他拉着她的手来到了一处僻静的空地,旁边有一个池塘,翠色的池水中飘着几朵开的正美的荷花 。“姑娘喜欢这里吗?”江子云含笑看着她说。“喜欢,谢谢道长。”东方晨晓看着周围那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,顿时感觉近期的疲惫消散了大半。东方晨晓在粉色花海的衬托下显得本就白皙的皮肤透着樱粉,引梦蝶因她的情绪而围绕着她飞舞;樱唇轻勾,一双杏眼中透着情愫,让人为之着迷。江子云不禁看呆了。“道长?”东方晨晓用手在江子云眼前晃了晃很是疑惑。

“贫道无妨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”

“贫道不才,不知可否满足姑娘心愿?若可以,姑娘可否更改头衔?”

“啊?”东方晨晓愣了一下,突然想到自己那‘求道长收养’的蠢得可以的头衔,脸蹭的一下红了,想道“啊啊啊啊啊啊!这是表白吗?!是吗是吗?!那我改还是不改呢?!啊啊啊啊!怎么办?!嘤~”江子云看着她那红到发烫的脸颊,失笑道:“没事,姑娘不必着急,是贫道唐突了。姑娘可晚些再给予吾答复。”“不……我……”“天色晚了,贫道送姑娘回去吧。”“好……好的。”

      在回武当的路上东方晨晓的耳朵一直是红的,江子云依旧风轻云淡……

       “晨晓姑娘,今天在我们武当要好生歇息,要不然,贫道该被师尊罚了……还会担心。”“知道啦,江道长,道长也早些歇息吧,陪我玩了那么久肯定也累了,今天谢谢道长了。”“贫道的本分。”江子云笑着对她说。“那,姑娘早些歇息,贫道先回去了。”“嗯,江道长再见。”江子云看着她进屋后朝金顶走去,并摇头道:“唉……看来,贫道还是太急了,把小姑娘吓到了吧……罢了!让她考虑下吧。”东方晨晓进屋后抵着门捂脸“唔……怎么回复他啊?真的……好害羞!”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东方晨晓刚刚出门,就看见一个小孩子朝她跑了过来。

“姐姐姐姐!”

“小弟弟怎么啦?”

“江师弟让我转告你,他今天奉掌门之命要去清理叛徒,今天不能陪你了,让大姐姐你自己在武当走走,不能自己下山!”

“谢谢你啦!不过……你刚刚叫他江师弟,那你就是小萧道长了?”

“是啊是啊,大姐姐你真的是好看还聪明,怪不得江师弟天天念叨你呢!”

“说什么呢……”

“哈哈!大姐姐我去做课业了!嗯嗯师兄今天太冷了……姐姐你可千万不要往太和桥下的两个台子上去!”

“嗯嗯!知道啦!”

向萧居棠道别后,她就在武当山上瞎转悠。突然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喊到:“楚陌!”只见那个武当弟子停了下来,叼着一块桂花糕吃惊的看向东方晨晓。“诶呦,你怎么来了?又来嫖道长?”“……吃完再说话!”“哦……”他咽完最后一口桂花糕后又问道:“不是嫖道长吗?你那个‘求道长收养’的头衔呢?”

“谁说我是来嫖道长了?!”

“那……你是来……”

“唉……别提了,聊聊?”

“聊聊是可以,只不过……”

“……我带了朔梦清酒”

“我的时间很宝贵的……”

“还有我做的桃花糕。”

“成交!”

……我忍住杀人的想法……

    东方晨晓一五一十的将昨天发生的事讲给了楚陌听。“江师兄向你表白了?”楚陌优雅(?)的喝着酒,啃着桃花糕说道。“那你是怎么想的?”“……我也不知道啊……”“其实我认为你肯定是喜欢他的!”“为什么?”“你脸红了,你在我面前从没有这样过,一直像汉子一样!”“……你走。”说着将他面前的朔梦清酒和桃花糕拿走说“记得付钱!”“诶诶诶?晨晓!你这样不厚道啊!我给你解决情感问题,就喝你几口酒啊!”可东方晨晓并没有听到他的诉苦,心里乱乱的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江子云但是想到他还会很开心,心还会乱跳。“唉……怎么办呢?”她想道。

       傍晚,她在武当大门口看到了江子云,浑身是血的江子云。东方晨晓突然感觉心好像被紧紧的抓住了一样,让人喘不过气。她飞奔过去“江道长!”她扶住他用云梦绝学一枕华隽为他治疗“道长!你……你不能有事!”东方晨晓带着哭腔说道。路过的楚陌马上把他接过来。“楚陌,把他带到我的住处,我来治疗他!”楚陌把江子云放在床上后自觉的走出去带上门,“希望她这次能认清楚自己的心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东方晨晓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脱去他的衣服清理、包扎伤口,包扎完成后,她失魂落魄的坐在了床前,“道长,你不能有事……你醒来好不好?我一定改头衔,一定答应你……”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。“咳……”东方晨晓猛然回过神“道……道长!你醒了?!”云梦绝学,那可是顶级的治疗法术,其实刚刚她使用绝学时江子云的内伤就已经好了大半,只是她太着急了低估了自己的能力罢了。“咳……姑娘的话……可当真?”虽然很虚弱,但是他还是想逗逗她。“我……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……”她的眼泪突然不争气的涌了出来“呜……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,我还以为……我还以为……”江子云看见她为自己哭成这样,有些开心,但,更多的是心疼。“对不起,让姑娘担心了,贫道保证今后再也不会让姑娘留下一滴眼泪!”他抬手抚上她的脸,擦去她的泪水,眸子里满满的都是认真。东方晨晓脸又烧了起来,江子云笑了笑将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,“那……姑娘刚刚的话……算数吗?”

“登徒子!”

“嗯?”

“算……算数……”

江子云笑着揉着她柔软的头发说:“那……姑娘觉得‘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’怎么样?”

“很好啊,我最喜欢《锦瑟》这首诗了。怎么了?”

“我们的头衔换成这个怎么样?”

“嗯……嗯!”“晨晓姑娘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,永远是我的稀世珍宝。”
 
你也是。她心里想道
 

   啊啊啊啊啊啊!好害羞!!!

楚陌你出场啦~开心吗~哈哈哈!

评论(9)

热度(19)